常州市恒瑞化工有限公司www.hengruichem.com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硝基 >
    徙倚的回首,染满盛夏 半夏。    连绵许日的秋风,吹得耳朵乍疼。    看窗外还是染绿了整个夏天的梧桐树,弥漫在空气里的秋日气息,宛若已经来临了几个世纪。可是,冗长的夏天还是在一群白鸽如过天空就这么走丢了。谁也没有看见它消失的时刻,浮云只是烧红了那一片天。    或许,我是意外爱上夏天,却愿用生命去等待,那个季节的降临,那么美好。含珠待放。    单月,凝注了多少惨美之词,我试着将视线抛远一些,可那些透澈的光以90°的视角折射脸庞,让我抓住了少许柔光。银闪闪的。刻意将这片银光描绘出来,却成了一幅残缺的肖像。仅有外壳在支撑,其余的什么都没有。我还是不要过那么透彻的生活,如清水之淡,何说无破。    回首的声音穿透了空气,不小心落到地上。    手上的温度,燥热的阳光,地表面浮层。    一直到很久之后,才知道我把自己逆转到时光扫不到的地方,任光点漫布,爬上枝丫,翘过枝干。看到天亮,又暗下去,日子一天凉过一天,掠过天际的飞鸟面对太阳,在光影下投出更加模糊不堪的日影。    尽量安慰自己,适应一切。空气中总是弥漫着夏日留下的气息,那些暗香,留余心中。大概转变到自己都陌生了吧。靠在窗边低声呓语的我消失不见,多了一个在教室里跑来跑去的我。辗转间,我的身影似是刻在那个初中时代,再也找不到那个用心微笑的我。看见窗外忽闪的飘来一片秋叶,才知道它是迷失了方向,找不到归途。    那些匆忙度过的时光,它们又回来了,那些被烟雾迷漫的时光,推开了序幕全部苏醒在这个秋。    时光证明,青春不过是四月的梨花,一树的青涩与惨白。    被遗落的那些,最终还是会重拾。时光切断,一层层的剥露了出来。尖锐而惨淡。总有些不刺眼的光在寻盾着我,它们就在身边,却看不到任何希望。    风从树顶上刮过去,将所有的声音带上苍穹。    然后,消失在层云背后。    消失了,那些声音。    每天无法无天的仰天大笑,那是我,最后能代表的特征。    在苍白的天空里切割出大大小小的零碎的块。    越来越小的碎片,越来越小。不见。    日照开始逐渐延长,日落的时间由五点,五点一刻,逐渐逼后。一整天冗长般的过去。    每天还是满满当当的空虚感,像缓慢的钟摆一样来回,是剩下最初的面孔,在眼前来回停转。    所有在盛夏闷热的记忆,都在我心里。心中会留下一片白芒苍苍的大地,为那些承载。    离开了,那些散落在这条路上的友谊。抬起头来,看到头顶日光灯发出些模糊的光,泛晕。    两点四十。    一道阳光从云层中射下来,一束一束的穿透了我的心。    时间在本上缓慢地流动,透过呼吸,就睡了过去。不知道该怎样才能保留住,记录自己一路迷失的过程,它在讥笑我,时间。    自己精雕细琢的未来,被时间又不屑的略过。那些怀念的日子,在指针上跳过,跳过。    缠绕在心田的留念,曾经消失的那些时光,都肆意的生长起来。    满天飞舞的年华,该怎么落幕。    就允许放任自己一段时间,来寻找。归途。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