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州市恒瑞化工有限公司www.hengruichem.com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三羟基苯甲醛 >
    一个人、一座城、一生心疼 一直告诉自己,只要幸福花开,就再也不写悲伤的文字,不写难过的心情。于是,许久不再写下只言片语。 因为,以为幸福的花朵已经盛开,以为爱情的天使降临,以为他会伴我一生。我还傻傻幻想着,为你放弃所有,只要伴你左右便好。还幻想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可你一句言语,梦碎了,是不是在你心里我毫无地位?是不是在你心里我可有可无?是不是你已认定我打扰了你的生活?那么,我会安静的离开。一如当初,安静的走。
      一个人,一座城,一生心疼。总是走在不同的城,不同的路,习惯了一个人,习惯独自舔舐伤口。原来,习惯悲伤的人,不适合恋爱,不适合有幸福。夜,幽暗静谧,幸福的人儿已经入睡,而我却依然坐在这夜色中无眠,任冰冷气息包围。泪眼婆娑,脑海茫然,指尖凌乱,已浑然不知脑中的想法如何,一切混沌不堪。
      曾经,你说我是只刺猬,让你触摸不及。而如今,为了爱你,我拔掉身上的刺,努力让你触及到我,尽管过着苟延残喘的生活。疼,只有心知。当我蜷缩而泣时www.vipyl.com,你永远不在身边。你的心思,我猜不到,想不到。是你把我挡在了世界外,还是我停留在世界外?还是,我们永远不可能交集?那么,一切的一切,我了解了,我会滚,滚出你的世界,滚得远远的。
      曾经,一直有个梦,幻想着可以挽着一个人浪迹天涯,走遍海角。等待那个能为我绾发理丝的人出现,然后经营一个自己的家,温馨而不失浪漫。曾几时,我以为那男子已经出现;曾几时,心中有过窃喜;曾几时,漂泊的心开始有了归属感。只是,那人在给予短暂的希望后,再度将解救的灵魂丢入深渊。在陌生的城市,舔舐着伤口,看着那些曾经匆匆过往于生命之中,留下痛楚后,消糜不见。
      心疼痛欲裂,如果工作可以缓解疼痛,我愿继续埋头苦干。忘记你,忘记爱,忘记幸福。从此,幸福与我无关,隔岸观花,也未尝不好……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