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州市恒瑞化工有限公司www.hengruichem.com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富马酸二甲脂 >
    向阳而开,彼岸花开赛琉璃 彼岸花,开一千年,落一千年,花叶同根,却永生错失。
      云淡风轻的日子里,你淡然了吗?你懂爱了吗?
      文。彼岸花开
      【一】
      我是六月初六出生的女孩,据说那天是皇上晒龙袍的日子,小时候奶奶老是打趣我:我没有龙袍晒,那我就晒丫头。丫头的童年是幸福的,虽说没有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的。然,幸福总是短暂的,生活却是坎坷的。
      十二岁那年,爸爸患肝癌去世,家里的擎天柱轰然倒塌,老来丧子,中年丧夫,幼年丧父,所有的不幸仿佛集中一处,一家瞬间只剩三个女人。奶奶说,这可怎么办啊?老得老,小得小,今后可怎么活啊!爸爸的病早已让本就清贫的家负债累累,可妈妈却说,没事,我们挺挺,再苦再累我一定不会让你们饿着冻着的。一个女人,柔弱纤瘦,小小一个肩膀撑起一个家又谈何容易呢!
      四年后,我上初三,妈妈改嫁了,男方是个又小又瘦的浙江男人,做媒的姨夫说,他能帮我们家盖房子,能供我上学直到大学。婚姻都是以爱情为前提的,我不知道妈妈的再婚是否因爱情,可是,我知道她最初是为了我才作出这个选择的。有很多事情也许刚开始我们的愿望都是好的,但世事无常,谁也不能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      三个月后,妈妈跟着那个男人去了浙江,奶奶患上了和爸爸一样的病,我辍学在家,眼睁睁地看着身边唯一剩下的亲人生命一点点流逝而束手无策。
      【二】
      我生活的那个小镇,虽不繁华却也富人比比皆是,他们的孩子大都会穿一种红舞鞋,是渲染的红,让人眼前一亮的色彩,脚踝处镶着细细的花丝蕾边,很是养眼。我常常会望着那样的一双鞋傻傻发呆,于我,那就是遥不可及的梦想。很多次的梦里,我都会重复相同场景:自己穿着那双红舞鞋,不停地旋转、旋转,却怎么停也停不下来。
      奶奶知道后,摸出压在枕头下的一张百元票,说,丫头,拿着,去买双红舞鞋,我的龙袍丫头一定得是漂漂亮亮的。我推回奶奶的钱,抱着她大哭,我不要,我什么都不要,我只要你不死,我可以一辈子都穿破衣服破鞋子。
      奶奶的肝硬化早已到了晚期,医生们也宣称已是回天乏力了,他们让奶奶回家休养,其实就是等死的意思。我明白我什么都不能挽回,但是我就是不甘心,惊恐害怕迫使我整日整夜地守护着奶奶。她不痛时我在她身旁看书,她疼痛时我去喊来医生帮她注射杜冷丁,那是一种止痛剂,大抵是鸦片什么的。听大人们说,注射这种药物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,爸爸就是最后连杜冷丁也无法抑制疼痛时死去的。至今,那面木板墙上斑斑驳驳到处都还残留着他疼痛时留下的血痕。
      后来,一个人的时光,很多个孤单的夜晚,我都会躺在爸爸的房间,一条一条地摸着那些血痕。只有此刻,我才能感到一丝亲人的气息,眼角滑出的那丝冰凉也才能证明自己依然活着。有人说,死亡是需要勇气的,我同意,但是,我也一直认为,生存需要得是更多的勇气。
      【三】
      邻居们说,孩子,你赶紧去给妈妈找回来吧!你奶奶快不行了。
      奶奶说,丫头,别倔了,奶奶死后就去找妈妈吧,还有那个男人,告诉他,都是奶奶的错,让他们一起回来吧!
      我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对或谁错,我只知道我被抛弃了,一个15岁的小女孩没有任何征兆的转瞬从天堂跌入地狱。妈妈选择了出走,而奶奶将如爸爸般用生命来告别,一无所知的我只能惊恐地独自面对命运,但是我内心装载的却是满满对爱的渴望。
      我去找了妈妈,一个人在茫茫晨雾中上路,走了将近十里路去了舅舅家。
      舅妈说,你妈不在,想让你妈回去让你奶奶来请。
      我好话说尽,甚至跪下来求她,我说,舅妈,求求你了,让我见见妈妈,奶奶快不行了,你就让我妈妈回家吧。
      她说,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,都是那个老东西作的怪,她不来道歉我是不可能让你妈回家的。
      磕头如捣蒜,我想就是形容那时的情景吧!也是从那时起,我开始懂得,原来,人情可以如此冷漠的,人心也可以如此坚硬的。我看着那个曾经熟悉的陌生嘴脸,那个我叫了无数声舅妈的女人,就那样的一跃而起,顺手抄起堆在墙角的一块砖头狠狠地向前砸去。
      “砰”,应声而破的是摆在门口的一口锅,平底的。所有的人都惊呆了,只剩我一人在冲着舅妈大声叫喊,如果舅舅哪天死了,你也立马去嫁人,给表哥他们全部遗弃吧!
      “啪”,一个清脆而响亮的耳光甩来,人群从惊愕中醒来,但是没有一个人拖开正对耳光的我。
      这孩子,简直是太不像话了!竟然青天白日的咒我死!舅舅兀自怒目圆睁着。
      我狠狠地迎着他的目光丝毫不退让,还有那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围观人群。我想,如果目光可以杀人,那时早已是血流成河了,不懂我伤悲,又何解我疯狂。
      【四】
      从幼儿园起,我的成绩就是名列前茅,家里大大小小的奖状贴满了整整一面墙,小学升初中时我更是以全镇第一名的成绩遥遥领先。
      奶奶去世前,妈妈他们终于回来了,也许是那个男人知道奶奶真的不行了吧!他,法律上说应该算我继父吧,可我很少叫他,哪怕只是叫叔叔。
      奶奶的临终愿望很简单,她把妈妈的手和那个男人的手拉在一起,告诉他们,她死后一定要回来,撑起这个家,照顾这个家,要供她的丫头上学,上大学,那是她和爸爸共同的愿望!记得小时候我的梦想是:长大后,我要读大学,然后,挣好多钱,再然后,盖一所大房子,里面住满爱我的和我爱的人。奶奶的一生都是个要强的人,从不退缩从不服软,可为了我,还有我的梦想,她竟然临死前向人道歉甚至苦苦央求,为得只是换回一句看不见的承诺。可惜,她不知道,男人的承诺注定了只是曾经的“曾诺”。
      误了半年学的我不能参加中考,老师让我复读一年,来年再重新中考。拿着复读缴费单我找到了那个男人,他沉默良久,面露难色,这、这么多啊!你知道你妈妈身体不好,刚被检查出了甲亢,我、我……
      他嗫嚅了良久就没有了下文,于是,我的上学梦也就此打上了句号。
      【五】
      那年,我十六岁。
      我选择了外出打工,人总得自己养活自己的。我不是个太有主见的女孩,可我也不是个能看别人脸色的女孩,不食嗟来之食,这是我做人的最低自尊。
      还记得,那年的中秋节,月圆如盘,我在工厂里上的是夜班,晚上八点到明早八点,十二小时连轴倒的那种。趁着机器运转的空档,我走到了院子里,场地中央有一高一低两个单杠,我爬上高的,脚悬挂在矮的那个,头仰45度角,看着那个又圆又大的月亮就开始放声大哭。人压抑久了终是会发泄的,只是我没想到会来得如此突然。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场合总是轻而易举让我泪流满面,即使层层伪装如小刺猬般多刺,心底的那丝柔软却一直存在。
      第一次领到工资时,那是我吃了一个月的榨菜紫菜汤结余下来的五百元,五张崭新的百元大钞。我没有去买一直渴望的红舞鞋,也没有和工友般下馆子好好慰劳自己一顿,而是去厂长那请了两天假回家。我给妈妈买了件衣服,还给爸爸奶奶买了好多纸钱,看着那些冥币不断燃烧焚化,然后飘飞化为阵阵轻烟。
      那年的冬天,妈妈和叔叔又走了。他说和我妈妈一起外出打工去,可结果是,我过年放假时回了我的家,他们过年放假时回了他的家,那个浙江的家。有些时候,事情的答案都是简单而直接的,我再次孤零零的了,不过这次我并不哭泣。
      突然想起,小时候自己的好哭,那时的我爱撒娇,哭的大人们烦躁时奶奶就会说,红口白牙,张嘴就哭,这个家迟早被你哭倒灶了。
      却也猛然记起,孩提时爱笑的自己,爸爸说有酒窝的人都是微笑天使,所以,笑一笑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      【六】
      故事的结局我想用六来结束,不仅是因为自己的生辰和它密不可分,老话不是也常说六六大顺嘛!
      时光真快!今年又是本命年了,一个本命年就代表着一轮,人的一生又能拥有几个轮呢!不知道,无法预测,但是一个轮里面却有12年,足够发生好多好多事,从悲到喜,由苦到甜,妈妈说本命年的人都得穿红色的,辟邪。我说妈妈不要买,我不要,顺其自然就好。
     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快速行走,风起云涌日落月升中,我不知道幸福的保鲜度是多久?就像我不知道人生何时会悲又何时会喜。但是,于我,上苍一直是公平的。日子简单的落寞着,幸福却藏在了岁月的轮廓里,我没有红舞鞋依旧跳舞,我没得菩提也能快乐,只因我是善良的女子,一直是。
      老公说,唉!可惜你早不认识我。
      我说,为什么?早认识你干嘛?
      他说,那样我就可以让你上学了。
      我大笑,那还能有你吗?有我们的宝贝儿子吗?
      上帝为你关闭一扇门时,必定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,经年后,一切的一切早已风淡云轻,有人说,我很喜欢你的文字,你是什么毕业的呀?我微笑,经历才是我们最好的老师,在时光流淌中,我们沉淀,发酵,感性,然后茁壮,学会淡然,学会感恩,学会珍惜。
      彼岸花开,花开彼岸,生生世世,流年缱绻。
      叫我彼岸,我会狠狠幸福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